相关文章

赵国栋:与维吾尔文学翻译结缘六十载-北京翻译公司

4月8日,第五届“天山文艺奖”揭晓,82岁的赵国栋凭借自己翻译的维吾尔族古体诗“柔巴依”《玫瑰园》获奖,也是此次唯一一部少数民族文学翻译成汉文的获奖作品。4月21日上午,记者在天山区中湾街的园丁苑小区见到了这位可爱的老人。

因为喜欢所以结缘

高高的鼻梁上架着一副老花镜,浓密的黑发向上翘着,身上穿着一件军绿色的外套,说起话来慢条斯理,话语中夹杂着一点河南口音,这就是赵国栋给人的第一印象。谈起自己与新疆和维吾尔族文学的结缘,老人立刻打开了话匣子。

1951年,17岁的赵国栋离开家乡河南郑州到西北民族学院上大学。他原本报考的是藏语系,但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后,他毅然决定要上维吾尔语系。

“当时学院里有很多新疆去的学生,主要是为新疆培训干部,经常可以看到他们课余时间在操场,在宿舍楼下弹琴、唱歌。我一下子就被他们优美的舞姿,富有特色的乐曲吸引了。我就想学习维吾尔语,想了解这个民族,了解他们的文化。”赵国栋说。

就因为喜欢,以前从来没有接触过维吾尔语和维吾尔文学的赵国栋与新疆结下了缘分。

课堂上,赵国栋和同学们跟维吾尔族老师学习;课下,赵国栋不放过任何机会找新疆来的维吾尔族同学交流和练习。维吾尔族同学的热情也时时感染着他,“他们给我的感觉就是能歌善舞,热情,幽默,爱交朋友。”

周末舞会是学生们最开心的时刻,各地来的学员汇聚到礼堂,赵国栋也融入了这个欢乐的海洋,“我的维吾尔族舞蹈就是在舞会上学会的。”赵国栋说。

也是在这个时候,赵国栋开始翻译维吾尔文学作品,他的第一个翻译作品是维吾尔族民间故事《公鸡和狐狸的故事》。

在“柔巴依”的馨香里

1953年,赵国栋来到当时的新疆省干部学校开始了为期一年的实习。实习的下半年,赵国栋扛着行李卷来到阿克苏地区库车县农村,开始了与农民同吃同住同劳动的生活。“我就住在农户家里,他们上工我也上工,他们做饭我就帮忙,大家很快打成一片。”赵国栋说。

这半年的实习生活令赵国栋受益良多,他对维吾尔族的风俗、礼节有了直观的认识和了解,对维吾尔族朋友的说话方式和思维方式也有了更为深入的理解。在以后翻译维吾尔文学作品的时候,看到作品所描写的场景,赵国栋就如放电影一样,身临其境地体会到作者所描写的内容。“要想翻译好作品就要了解他们的生活,我翻译的作品很多维吾尔族朋友都说跟原著很贴近,这与我在库车实习的经历是分不开的。”赵国栋说。

在维吾尔传统诗歌题材中,赵国栋钟情于“柔巴依”这种诗体。“柔巴依”一词源出阿拉伯文,意为“四的组合”。受波斯文化影响,维吾尔族古典诗歌中也延续了“柔巴依”这种形式的诗歌。赵国栋介绍,“柔巴依”是一种四行诗体,诗的第一、第二和第四行押韵,整首诗表达一个意思,内容多是警句或是富有哲理的内容。

从1980年赵国栋接触“柔巴依”到现在已经三十多年了,三十年来“柔巴依”令赵国栋陶醉,让他感动。同时“柔巴依”也让他在教学中拉近了与少数民族学生的距离。赵国栋在新疆财经大学给维吾尔族学生教汉语,当他用维吾尔文在黑板上写出维吾尔族诗人阿布都热依木·乌铁尔的诗作时,在场的同学发出惊讶的声音。当赵国栋在旁边写出对照诗行的译文时,同学们被他深厚的翻译功底所折服。“我每周都会用两种文字在黑板上抄一首‘柔巴依’,同学们很喜欢这些维吾尔族诗人的作品,大家学习的积极性都很高,同时也对我刮目相看。”赵国栋说。

学生眼中的良师益友

因为会维吾尔语,又翻译维吾尔优秀文学作品,学生们对赵国栋有着特殊的情感,他们中的许多人和赵国栋成为了朋友。

每年,赵国栋都会分批邀请班里的学生到家里吃饭。这个时候最忙的要数赵国栋的老伴,她早早就要准备食材,抓饭和拌面是每次必不可少的。学生们来的次数多了,就把赵国栋的家当成了他们自己的家。“他们会主动帮老伴做饭,现在,我们年龄大了,他们就自己买好东西来家里做。”赵国栋说。

每次吃完饭,赵国栋的老伴就会弹起钢琴,学生们就在他家的客厅里跳起维吾尔族舞蹈,这让赵国栋感觉自己仿佛又回到了在西北民族大学上学的日子,想起了他在那里结交的维吾尔族校友。

很多学生毕业后都回了原籍,但是只要是到乌鲁木齐出差他们就会抽空来看赵国栋,他家也成了他们的中转站。至今,赵国栋都还记得有两个学生在快毕业的时候邀请他到学生宿舍吃饭,当时吃的是学生们自己包的维吾尔族美食“曲曲”。“这些学生们对我太好了,就因为我上课时给他们讲过我在库车县实习的时候,有一次吃了农户给我包的‘曲曲’,让我终生难忘。没想到他们就记住了。”赵国栋感动地说。